谣.

play刀剑es,日常大晚上闲逛吃粮。
es刀剑全粮不拒。
吃粮喜欢幼驯染、痴汉、sq。
萌点是外表可爱可爱超可爱的少年。
有点恋童的癖好,但意外的有点仰慕北斗和翠还有鲶尾那样的boy。

☆【敬英】The pure white world.(1)


咱先说好了,放下您手中的40m长刀再进行阅读吧。

私设有,且如山。

占tag致歉。

ooc预警。

……………………………………………………………………………………

天祥院英智走了。

没有一点征兆。

莲巳敬人怎么也想不到,昨天还与其拌嘴的幼驯染,今天早上就收到了他的葬礼通知函。

天稍亮莲巳敬人就起了床,洗漱穿戴完后开始了他新的一天。
“敬人,有你的信,天祥院那边送来的。请节哀。”他的哥哥拿着一封黑色且带有天祥院财团特有暗纹的信件敲了敲他的房门,后将其放在莲巳敬人门前的地板上离去。
敬人很快将课件整理好后,走至门前将信件拾起后迅速的关上了房门。
黑色的信件在素色家具的映衬下显得十分醒目,甚至是有点刺眼。
该来的总会来的,莲巳敬人抱着这样的态度深呼吸了一口气随后打开了黑色的信封。

英智葬礼的日期定为三天后。

学生会的办公室里,莲巳敬人扶了扶眼镜,继续像往常一样高效地处理着手中的文件。即使是英智不在了,他也不能让学生会,英智的心血付诸东流。莲巳敬人如是想着,加快了手里的办公速度。

日近黄昏,已是放学时刻,看了看时间,敬人收拾好公文包,朝校门处走去。路过走廊时遇见了拉着紫之创匆忙跑过去的小杏,不用等他叫停,小杏就拉着创乖乖地退回到他的跟前,双双弯腰对他来了个大鞠躬。小杏低头道“莲巳学长,十分抱歉,我们不应该在走廊里跑步的。”莲巳敬人扶了扶眼镜框,小杏和创刚准备好要接受长篇说教,往日里唠叨的敬人却只是说了几句下次要注意别再这样之类的话语,便匆匆离去。

莲巳敬人坐在自家的车内,看着身侧快速向后消逝的风景,心里仍是对英智的离去不敢置信。就像是上帝开的一个玩笑,明明昨天晚上还与他发短信互道晚安的青梅竹马,今天却撒手人寰。敬人不安的扶了扶眼镜框,逃避什么般的打开了怀中的公文包。

“创...莲巳学长今天是不是有点奇怪啊。”小杏松开了拉着创的手,找了个话题缓和尴尬。
“学姐,有哪里奇怪的吗?”创在小杏的身旁的一侧走着,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
小杏转头看着创说:“莲巳学长今天意外的没有给我们来一番说教啊,平常我们这个样的话不是会被说教好久嘛。”
“学长他应该是有重要的事吧,嗯...学姐,公交车走了呢。那今天就由我来送学姐回家吧。”创笑眯眯地看着小杏说道。

“司机,掉头,去医院”敬人低头处理着手中的文件,冷不丁冒出这么一句。“是,少爷。”司机先生也没多想,只认为是他家少爷又去医院探望其生病的好友。

时间消逝的很快,不一会儿天空就拉上了黑色的幕布。医院最高层的病房里,莲巳敬人站在落地窗前俯视着这偌大繁华的城市。修长有致的手指轻抚上面前的玻璃,嘴中不自觉的念叨着英智的名字。

‘敬人很难受嘛。看来也是,我还没打招呼就这么走了呢’与英智一般无二的声音在敬人的脑袋里如水滴般溅开,敬人猛地转身,可是病房里空荡荡的什么人也没有。

‘敬人,在你的身后哦♪...’

(未完待续)
……………………………………………………………………………………

对看到这里的同好们说声抱歉。烂文笔写不出幼驯染之间深厚的感情和浓烈的羁绊,写不出那种突然失去重要的人后表现不出的难受和失落...诸如此类,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在此解释一下,英智日常不在校且其出身于名门,所以收到通知函的人家世不会普通,这也是文中创杏等一干人不知道副会反常的原因。)

再次感谢。当你看到这儿的时候我已经跑了41米(x

☆Happy Birthday .——————7.15

(生贺忘画了emm,用前几天画的抵一下咯)

对我比剪刀手的创创~
不怎么懂怎么多发几张图QAQ

摸鱼摸鱼~
假装自己逛街遇见创创~

【五虎退×女审神者】夏夜甜点(下)

自设注意。

女审神者视角。

儿童肉松注意,不开车咱们骑木马。
………………………………………………………………………

你拥五虎退入怀,用手轻拍着他的后背,就像你小时候母亲哄你入睡那样。你认为这样会起到作用,可是过了好一会儿他的脸还是红红的。

你伸出双手想要捧着他的脸让他与你对视,却在碰到后被有点烫的触感刺激缩了回去,五虎退的双手却抓住了你的手腕。平日里看起来瘦弱的他,担心会被风吹走的他,斯文有礼的他,却也有着你所不知的一面。

他双手抓住你的一只手腕,往他的脸上贴去。“主君大人...的手...凉凉的,好...舒服,最喜欢...主君大人了。”五虎退虽然停止了低泣,但嗓音还带着哭腔,时不时还会抽噎几下。

你伸出另外一只手揉了揉他的头便拿了回来。平日里你最喜欢揉他头发了,此时你却不准备继续揉下去了,五虎退有点不知道发生什么了,捧着你的手歪了歪头,眼神如小兽般迷茫。

你低下头,不让他看到你在想什么。刚刚五虎退抓住你的手时,你清晰的看见他那一向澄澈的金眸如一潭浑水般没有焦距,闪烁着异样的光芒。但这样的神色却在你的手贴上去他脸的一瞬就消失了。

虽然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但你还是觉得这样的五虎退很危险。你收回焦距,却看到他的身下撑起了一个小帐篷。
他似乎是感受到了你视线的炙热,“主君大人,请不要那样...请不要...看。”他的喘息紊乱且急促,他松开了抓住你的手的手,双手交叠遮盖着下体。

“退...我...我知道怎么能让你不难受了。”你好像想到了什么,捧起了五虎退发烫的脸。

金色的瞳孔不解的看着你,你咳了两声来缓解尴尬。“咳...那个,退,我刚想起来,亲亲可以消除疼痛的。”语毕,你如愿在五虎退唇上印上一吻,他的唇带着水果糖的清甜。你流氓地舔了舔嘴角。

他眼里闪过一刹那的惊讶,随即就转过了头。“唔...主君大人,我...我怀孕了,请...主君大人一定要对我负责。”他支支吾吾的说出了另人不解的话。“退,这是谁告诉你的?一期?”你好笑的问他,全然把五虎退还难受着的事情给忘了。

“鹤丸大人告诉我的...”他的双手重新捂上发烫的脸。“不会怀孕的,鹤丸骗你的,那退还难受么?”你很快想好了如何整治鹤丸,便继续看向五虎退,再次把他捂脸的手给拿下。

“好...好多了”他转过头看着你。你似乎明白了什么,扬起了一个自信的笑,一只手牵住了五虎退的手,另一只手轻按住了五虎退的后脑勺。他闭上了眼睛,你也就掌握了主动权,顺势一亲芳泽。你和他都不知人事,所以你们到现在也只是在进行着单纯的唇瓣摩擦。

五虎退忽然睁开了眼睛,如变了个人般,金色的眸子散发着凌厉的光芒,在夜里格外明亮。他伸出了舌头,小巧的舌尖逐一突破你的唇畔、你的牙关、你的防线。主动权到了他的手里,待你身子稍软,他便轻柔的将你按着他后脑勺的手放下,以‘地咚’的姿势将你锁在他的臂弯。

浮云遮月,周围的景色都黯淡了许多。他与你唇齿相交,带着奶香的舌头肆意妄为,待你呼吸困难时,便放开了你。他起身,将你瘫软的身体抱在怀里,很难想象小小的身板如此有力。他在你的脖颈边吸允着,你刚想要挣扎 ,却感受到臀部后方的炽热,你被吓得不敢轻举妄动。

五虎退以平时你没听过的,低沉而有磁性另一种嗓音低笑,如妖魔般诱惑着你。他的唇贴近了你的耳朵,暧昧不清的说道:“主君大人,这次就放过你了,只不过下次我就不会客气了呐,我最喜欢的,主、君、大、人。”他抱着你回了你的房间,视如珍宝般将你小心翼翼的放在床榻上。

他俯身,先是将你的头发理好,在你眉心印下一吻,后是用舌尖描绘着你的唇形。“主君大人,请别忘了,就算是身为短刀的我,年龄也是比主君大人大的。”语毕,他就如一阵风般轻悄悄的出了房间,让你以为这只是一个梦,而脖颈上的红印却是真实的存在着。

云散月出,朦胧的月色照耀着本丸。也许,这会是一场梦,但管它呢,熟睡的你嘴角轻挑。

…………………………………………………………………………

期末过后会写仙境系列的故事,小天使们会想看什么呢:

A.疯帽匠(龟甲是随继母而来的哥哥,整天诱惑你将其吃掉的日常)

B.微笑猫(你失恋逛牛郎店,包养青江与你同居,与他同居之间的日常)

C.白兔(你是总裁,长谷部是你的秘书,上属与下属之间的日常)

D.睡鼠(明石是你的同桌兼学霸,苦命的你帮他做各种事情,被各种毒舌的日常)

E.其它(小天使想看什么呀,我来研究研究)
……………………………………………………………………………

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作者文笔渣好像把退退写崩了(抱住自家五虎退大哭)
自设退退是有两种人格的小短刀(开车的时候比较容易,他还可以是个孩子)

【五虎退×女审神者】夏夜甜点(上)


私设注意,卡肉注意。

女审神者视角。

乙女向注意,儿童肉松注意。
.....................................................................

是夜,蝉声聒噪,蛙鸣阵阵。刚处理完公文的你轻轻的放下了笔,抬头看向了庭院,才意识到夜已深。

转头看了看双手交叠趴在案桌旁的五虎退,双眸微闭,脸颊稍红,嘴角轻挑,像是在做一个好梦。你无奈的笑了笑,早就说着让他先上床睡觉了,可这家伙却坚持要陪着你,关了案桌另一旁的触控灯,忍住想要揉他头发的冲动,缓缓起身,向茶水间走去。

兴许是发出的声响吵醒了五虎退,他奶声奶气的说了一句:“主君大人”,平时小小的声音在夜里听得却格外清晰。你转过头却看到了他睡眼惺忪,微微嘟起嘴唇的样子。

他揉了揉雾气朦胧的眼睛,然后起身,拍了拍皱了的衣服,走到你面前。 “嗯...不再睡一会吗,退?”你揉了揉他软软的头发。他低下头,耳朵微微泛红“不了,我要陪着主君大人,主君大人是要去哪里?”,你放下揉他头发的手,然后握住了他的手“茶水间,一起去吗?”,他紧了紧握住你的手的手,“嗯。”

你端着一碟茶点,他小心翼翼的端着装着茶器的盘子,一大一小在走廊上走着。放下茶点,坐在你房间客厅的长廊前,拍了拍茶点另一边的位置示意五虎退坐下。

满月的月光温柔的照着本丸,给本丸披上了一层白纱。在现世时你就已经是个夜猫子了,而五虎退因为刚刚睡过,你们都不怎么困。你先拿起一块茶点,咬了一口,是牛奶糕,就像五虎退给你的印象一样。另一只手拿起另一块递给他,他小心的接过,耳根却红的不行。

一大一小静静的喝着茶吃着茶点,相顾无言,对于你和五虎退来说,气氛微妙。你转头看他,他的脸很快就染上了一层红霞,金色的眸子眨巴眨巴就是不肯看你,双手捧着茶点,就跟仓鼠一样可爱。

你年纪轻轻却因为天赋异禀而来到这个本丸,因为你的努力,还没一年,你就集齐了大多数的刀男,你的近侍却一直都是五虎退。

不得不承认,见到五虎退的一瞬间你的心就被俘获了,你却没有发觉到这点,只知道一味地对五虎退尽可能的好。本丸越发壮大,你对五虎退的感情,刀尽皆知,当然,只有他不知道。

一期默认的态度,本丸里刀男们的支持,你很感激。他们认为不久后本丸就会有喜事了,可是...他们却漏算了你智商虽高,但情商却意外地低。然后?然后就一直拖到了现在,拖到本丸的各位包括一期都看不下去了。

萤火虫飞舞着,莹光点点。茶点在不知不觉间就吃完了,你打了个哈欠,收拾好盘子茶具,放回了茶水间,身后的五虎退却意外没有跟上来。

走回来后,你看到五虎退还是刚刚那样坐着,脸却愈发地红,红的有点不正常,坐到他身侧,却发现他在低泣,你的心仿佛被揪着,很不是滋味。你关心地问他,“退,怎么了?”“没有...只是...这里好难受呜...呜”他颤抖的嗓音夹杂着喘息,脸上浮现着不正常的红晕,他的手指了指身下,然后捂住了发烫的脸低下头不去看你。

他还是不知人事的孩子,但你好歹也学过生物,你的脸也很快红了。不能放任他这样不管,你将他的手放下并拿出手绢擦了擦他的泪痕,然后你.....

……………………………………………………………………

选项:
A.抱抱他
B.亲亲他
C.xxoo(不可描述)
……………………………………………………………………

作者第一次写文,文笔不仅渣还重复,谢谢看到这里的天使(抱着我家五虎退大哭)
一定会加油写文的(抱紧五虎退)